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9.农家子的荣华路
    乔越没等到曹耀祖来陈乡赔罪, 因为康平县出了件大案, 曹耀祖就是这案子的被害人。不止他, 曹老爷和太太房氏也跟着一起上了路, 一家三口喝下掺砒/霜的鸡汤,是毒死的。

    动手的据说是少夫人游氏,她花钱收买底下人弄了药, 亲眼看着曹家三口毒发身亡, 人死了还拿匕首剖了曹耀祖的心, 说想看看是不是红的。

    自从曹家父子被罢官,府上就荒凉许多, 做短工的相继辞了, 只剩下一批卖身给府上的奴才。这些人走是走不了, 却能趁着太太心思不在往外弄东西。事发至今,他们家产折了不少, 很多古董啊字画什么都被管家偷偷弄了出去。

    出事的时候, 主子们正在用膳, 房里还有两个丫鬟伺候,看三人齐齐毒发, 丫鬟都吓傻了,又一看少夫人笑得癫狂,她们还有什么不懂?

    两人尖叫着冲出去,边跑边嚷嚷, 不过眨眼阖府上下都知道游氏疯了她毒死了主家三人。

    有人不知所措, 也有人趁着空档闯进太太房里翻箱倒柜, 想找出自己的卖身契,撕毁之后逃出府去。

    房氏藏东西仔细,一时半会儿愣是翻找不出,几人将翻出来的银票分了分,心一横,给正院放了把火,想把府上奴才的卖身契连同房子一起烧掉。

    曹家在康平县也算高门望户,让一把火给烧了多半,衙役废了很大力气才灭掉火,灭干净了才发现,妾并家仆倒是逃出来了,主家四人都死在这场火中。其中两人是趴在桌上死的,一人倒在地上,胸膛疑似被剖开,另有一人趴他身上。

    康平县宁静富饶,往前数几十年都没出过这样的惨案,衙门焦头烂额。索性案子并不难破,逃出来的家仆都能证实,少夫人自从跟少爷回来就受到许多苛待,尤其太太不仅打烂了她的脸,之后更是变着法收拾她,少夫人同少爷吵过两次,后来不闹了,没想到她这么狠能下得去手毒死相公和公婆,还不止……仵作验过之后发现,躺在地上那具男尸应该是曹耀祖不假,他被开了膛剜了心。

    却说趴在他身上那具女尸也不是烧死的,她同样是毒发身亡,衙门说那就是曹家少夫人游氏,她自知罪孽深重,逃不过刑律制裁,故而畏罪自尽。

    一出灭门惨案,凶手还是自己娶回来的媳妇,最无解的是这人她也死了,案子根本没法追究。

    事情传开以后,本来恨曹耀祖入骨的农户都有些恍惚,看着放在屋檐下的潲水桶子,他们心里空空落落的。仔细想想,曹家三口哪怕都不是好人,可游氏也太离经叛道了。

    杀夫不说还带着公婆一起上路……这、这游家到底是怎么教的女儿?

    这桩灭门惨案在眨眼之间传遍康平县城,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周边蔓延,数日之内全临州都听说了。又听说曹氏宗族商议之后决定替曹耀祖休妻,将游氏除名。

    游氏死都死了,丁点感觉没有,惨的是游家姑娘。

    事情传到岑州,岑州百姓震惊了,游家在他们那边的名声可比在临州大得多,游老爷毕竟当了那么多年知府。

    之前游老爷被罢官,就有冲他知府名头来攀亲的麻溜退婚,算一算他家在几个月内被退了两起。这桩惨案传开之后,就不是被退婚的问题,吓破胆直接休妻的也有,都说游家姑娘他们是不敢要了,已经嫁出去好多年的都被休回娘家,还没嫁出去的基本没指望了。

    游府女眷都在抹眼泪,咒游氏不得好死,咒她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嘴上骂得再痛快又有什么用呢?她走得痛快,她死了,活着的人被她连累遭了大罪。

    爹娘为她一夜老了不少,家中姐妹排着队寻死觅活,游家这般光景,当地人看了唏嘘不已,都说游老爷兴许是有私心,想提拔女婿,说起来也算是个好官,他这些年为百姓做了不少事,怎么因为一个女儿没养好,就落到这般田地了。

    一年之前,游家还欣欣向荣,如今败势已显,日薄西山。

    #

    灭门案之后半个月,万荣好不容易抽出一天时间,去了趟陈乡,这个时候,外面早就传得风风雨雨,民间有无数种说法,乔家人也谈论过两回,直到万荣过来,听他讲过才把前因后果闹明白。

    曹耀祖原先花言巧语哄骗游氏,借游氏攀上岑州知府,这才当上富山县令。现在他官路断了,岳父也败势了,就懒得再装模作样,他在游氏跟前现了原形。

    曹家家仆说少爷和少奶奶争吵,吵的就是这个,游氏质问他两回,说你从头到尾是在骗我?没喜欢过我?曹耀祖小瞧了游氏,没想到游氏能灭他全家,还说是别家聪明姑娘少了?我凭什么看上你这么个蠢货?因为你傻你好骗你得宠你还有个从四品的爹!

    看得出来他心里是真的很恨游氏,恐怕将这回遭的罪通通算在游氏头上了,这才会压抑不住心中愤懑说了心里话。

    本想着你爹也就这样了,还忌惮什么?

    没想到啊,吵这两回彻底激怒了游氏,她竟然偷偷弄了砒/霜,一次药死了曹家三口人。

    万荣还说游氏恐怕是真心实意对曹耀祖,她是服毒之后趴在曹耀祖身上死的,跑出来的丫鬟们说少奶奶根本没有要逃。

    案情讲明白了,万荣还叹了口气,说早些年真以为曹耀祖是少年俊才,哪怕后来发觉他人品有瑕,也料想不到竟走到这步。想想他弱冠之年便中了举,学问才干都不缺,落到这般下场,惹人唏嘘。

    万荣说的时候乔越老神在在吃着茶,郁夏没去想曹家如何,她想了想游家,心想这案子应该能给天下父母提个醒,生而不养是大过。

    游氏是为自己出了口气不假,也把全家拖累惨了,家里出了这么个女儿,族中姐妹都要遭诟病。已经出嫁的可能被休弃,还没嫁的很难说亲。想想这桩惨案,谁不毛骨悚然?

    还有曹耀祖,说起来事情还是因他而起,假如不是他为了走捷径诓骗游氏,也不会有后面这许多悲剧。

    他真是祸根,这祸根还是姨父姨母亲手培养的,也不知道他俩九泉之下后不后悔。

    子女没教好,总归有报应。

    这案子一出,郁夏觉得她也受教了,她本来就很关注阿荣的心理健康问题,出事之后又变着法给他灌鸡汤。小子本来早慧,又是二度为人,看出娘担忧之事,还给她打包票来着。

    “阿娘放心,我以后铁定跟爹一样,娶喜欢的姑娘,绝不会干这等畜生事?”

    “我也不想当大官,只想学种地,以后让一样样粮食都跟稻子那样高产,给天下百姓吃上饱饭。”

    “我想着等我把爹的本事都学到了,就不让爹下地,让他多陪您。”

    肉团子本来还有怨,他怨曹耀祖,也恨曹耀祖后来的夫人,那人并非游氏。结果日子稀里糊涂过着,突然听说曹耀祖死了,不止他,曹老爷和夫人房氏全都一起走了……他心里的怨恨一下没了依托,懵了半天就彻底走出来,心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翻过这页明天戴着小草帽下地去。

    也是因为想明白了,哪怕听说整个案情,他也没什么反应,全程都在啃糕饼。

    不管曹家人或者曹耀祖,对阿荣来说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

    阿荣想通了,曹耀祖想不通。

    他被游氏毒死之后,魂魄就从身体里飘出来,他亲眼看着两个丫鬟尖叫着跑出去,亲眼看见游氏把自己弄到地上,她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匕首来,一下一下剖开了自己的胸膛,把心给挖了出来。

    那一幕看得曹耀祖睚眦欲裂,屋里三具尸体并一地血,游氏浑然不惧,剜出心来之后她还在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说你心是红的啊,我还当是黑的呢。

    游氏还在那儿念念叨叨说了一大通,说你哄我骗我对不起我,但我跟你不同,曹郎我欢喜你,我们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的,你别怕,你先去,我跟着就走。

    曹耀祖后悔了,如果鬼魂有肠子,他肠子都悔青了。

    就不该现原形给她看,不……最不该是骗了这么个蠢货!曹耀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傻子,你说什么她都信,实心实意的信,哪怕别人都把证据摆面前了她也能觉得是全天下嫉妒她相公!她相公有冤情!

    遇上这么个傻货,他觉得自己命太苦了。

    不该在京里结识那个游姓兄台,不该在听说他与岑州知府沾亲之后就频繁与之往来,不该借他接触知府一家,最不该在游家那么多女儿里面精准的选中这个最傻的。

    曹耀祖恨不能回到三年以前,他保证不会踏足岑州,死也不去那倒霉地界。

    走个神的功夫,游氏把自己也药死了,跟着就是灼人的大火,哪怕魂魄已经出窍,这把火还是让曹耀祖感觉疼,很疼很疼,他感觉眼前全是跳动的火焰,在火焰中他看到了许多陌生的场景。

    他看到几年前的自己,也是在曹府之中,他与表妹赏花赏景论诗词文章情投意合。

    他求得姨父首肯,与表妹喜结连理。

    他熬夜苦读,表妹为他洗手作羹汤。

    他金榜题名,表妹接到喜报喜极而泣。

    他借岳父的人脉官路走得极顺,家里有表妹操持,府上祥和太平。

    他当爹了,表妹为她生了个大胖小子。

    他官做得越来越大,面对的诱惑越来越多。

    他第一次对不起表妹,后来又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他觉得岳父帮不上他了,表妹的个性也有些无趣,烦人。

    他觉得继续演下去也挺累的。

    他等不及了,害死了表妹。

    ……

    一开始曹耀祖糊涂,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来他猛然想起,想起表妹入府之后对他的防备疏离,小住不过月余边匆匆离去,表妹是不是也看过这个?或者经历过这个?

    曹耀祖从开始看到最后,他看到自己弄死两任妻子,折了三个儿子,位极人臣却没个可以推心置腹的人。做当朝大臣手握重权也没有那么爽快,爬得越高越不胜寒,总怕行差踏错,他辉煌的时候十分辉煌,结局也惨。人总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生来不凡,可世间总有更不凡的,他到老来站错队,新皇继位之后连发数道圣旨,列十几宗罪,当街砍了他。

    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曹家跟着被新皇连根拔除,下场好不凄惨,姻亲也未能幸免。

    曹耀祖突然就明白了表妹为什么避他不及。

    是不想再嫁给他这个负心人。

    也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摊上游氏这蠢货。

    是老天爷在告诉他,因果循环总有报应。上辈子你死是死了债没还清。你利用妻子,用完还要了人的命,活该败在妻子手上,活该让她毒死之后还剖了心,活该啊……

    一把火烧没了大半个曹府,也烧没了曹耀祖。

    魂魄消散之前他脑子里还在回响:你活该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