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一章,搭档。
    “说实话,这么大的目标真的好吗?”

    莱恩斯看着眼前足足有十几米的巨大箱子,开口问道。

    “如果真的有别有用心的人袭击,我觉得我们可以举一个旗子,上面写上‘目标在这里’”

    “这并不是问题,而是我把你叫到这里的原因。”

    瑞兹挠了挠头说道。

    “谁都知道运送这么大的目标很危险,也是因此,需要护卫来运送……别看了,说的就是你。”

    莱恩斯看了看周围……没有贾克斯,没有锐雯,没有亚索……那自己不是死定了?

    “收起你那副‘我死定了’的脸,你好歹也是联盟的雇员,而且……这次的任务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不会从路边突然窜出冰霜女巫或者远古巫灵,也不会突然有诺克萨斯的精锐杀手要你的命,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护送任务而已,潜在的对手都是你能应付过来的。”

    “‘很简单的,按计划来不会有什么危险’这类型的话有很多人对我说过,事情之后演变成什么样你都知道……”

    “好吧,我保证,这次……”

    “他们也保证过!”

    “该死的,你要明白,是联盟在雇你办事,其他意外不是你该操心的。”

    瑞兹有些烦躁的说道,对于他这样的大忙人来说,最讨厌的就是口头或者文案上的纠缠不清。

    “但是我身边似乎一直在发生‘其他意外’”

    莱恩斯的死鱼眼盯着瑞兹,让其不胜其烦的同时,似乎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该死的,我也奇怪,为什么单单你身边会有那么多事情……这样吧,我话和你挑明了,这次运送事件的唯一敌人,是祖安的财阀,也就是‘炼金公爵’他们想要凭着皮尔特沃夫的经济危机垄断能源,借此掌握皮尔特沃夫的命脉……也是因此,皮尔特沃夫其实也派来了一个人确保‘目标’的安全……看到了没有,就是那边那个,带着拳套的女……唉,你怎么了?”

    看着面前一下子就变了脸色的莱恩斯,瑞兹疑惑的问道。

    “告诉我……瑞兹,她是不是叫做‘蔚’?”

    “没错,看起来你们似乎认识?”

    “没错,在弗雷尔卓德,她曾经差点将我揍扁,并且扬言将我带进孤儿院。”

    莱恩斯看着远处靠着目标,用自己巨大的臂铠缓缓‘捏’起一杯咖啡的蔚,开口说道。

    “哦……就是你捅伤冰霜女巫的那次……没关系,你现在是联盟的雇员,她不会把你怎么样。”

    “不,你不明白,她身上有一种特殊的细菌,我碰到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嗯……胡说八道的话就到此为止吧,快点和新同事打个招呼。”

    “不不不不,我不会去的,要让我靠近那个女人简直是做梦。”

    瑞兹诧异的看了看莱恩斯,在他心中,这个少年很少有反应这么激烈的时候。

    “唉……算了,看你这么紧张,那我就告诉你吧,不过我事先说好,这是联盟的机密,如果从你嘴里泄露出去,这个瓦罗兰恐怕就没你的容身之地了。”

    说着,瑞兹一挥手,一道淡蓝色的薄膜从半空中降下,周围的嘈杂一瞬间被隔绝。

    当薄膜撤去的时候,莱恩斯的表情已经无比的精彩。

    “你没骗我?”

    “当然没骗,这种大事开不了玩笑,况且我已经很久不开玩笑了。”

    “那……好吧,对了,关于阿丽和伊薇的事情……”

    “已经安排好了,你们走之后她们会传送到皮尔特沃夫,那里有专门的人员接待……真是的,为什么所有雇员都这么事多。”

    说着,瑞兹对着莱恩斯招了招手,打了个响指,顿时间,他身上的纹身开始闪闪发光。

    “该说的都说了,具体事宜你可以询问皮尔特沃夫的代表,还有,我衷心希望你能……”

    瑞兹的话没有说完,他的人就传送走了。

    就像他自己一样,急急忙忙的。

    而莱恩斯,看了看远处的蔚,叹了口气。

    “好吧……但愿不会再来一次炎浪之潮……哈迪亚斯,你可以不用装死……拥有自己的深沉了,瑞兹已经走了。”

    “啊,走了吗?啊,真是好险,你知不知道,让优秀的自己变得不引人瞩目有多么难?”

    哈迪亚斯的声音仿佛刚憋住气一般,有些气喘吁吁。

    “我有些不明白,你害怕易也就算了,为什么也害怕瑞兹呢?”

    “呵呵,谁知道,就像老鼠害怕猫,你害怕那边的拳套女一样,话说回来,如果瑞兹说的是真的,这趟似乎真的很清闲,但是就科学的莱恩斯定律而言,有你在的事情一定会从简单难度升级到地狱。”

    “呵呵,你的乌鸦嘴如果闭不上我可以帮帮忙。“

    ……

    蔚现在很烦躁。

    自己是皮尔特沃夫的警员,并不是雇佣军、

    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来战争学院像雇佣军一样接下护送车队的任务。

    而且里面的东西是一个家族财阀点名要的。

    其原因只有一个,皮尔特沃夫的政府基本形同虚设,那个家族基本已经独断了皮尔特沃夫的权利,而同样,自己这样的小警察也就要为其跑跑腿了。

    特别是像现在这种非常状况。

    “啊……不过也好,我的工资早已经换成啤酒和维护圈套了,根本没什么影响,而凯瑟琳就不同了,但愿她存在银行里的钱还能取出来。”

    正这样想着,忽然间,蔚的眼光忽然瞟到了不远处的阴影中,一个有些瘦小的影子正不断向这里张望,然后一点点靠近。

    难道是敌人?

    多年的监视经验已经让蔚学会用‘余光’来观察周围,比如现在,虽然自己表面上还在享用下午茶,但她的注意力已经锁定在了那个小小的身影上了。

    “不对,这里是战争学院,那些炼金男爵不会现在动手,而且……那个家伙,自己似乎在哪里看过一样。”

    没错……这种姿态,这种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是一个扒手。

    想到这里,蔚不由得笑了笑。

    呵呵,看到我毫无警惕心就像下手?

    这个蟊贼今天要倒大霉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