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第五十八章
    亲爱的你的购买比例没到相应百分数哦~要等等才能看到更新, 么么

    休憩地是个不显眼的山洞, 入口处被雪堆盖住了大半, 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周围地势平坦,倒是感觉不到什么寒风。

    铁传甲将车停在山洞外十来米的平地上,嘱咐车内的一老一小暂时不要下车, 自己则撸起了袖子扒开了门口的雪堆, 举着火把进了黑漆漆的山洞。

    李玥把车帘掀开一条缝, 透过这缝隙悄悄观察周围,她看着山洞里的光一点点变暗, 突然间毫无预兆的熄灭了, 紧接着山洞深处传来一阵野兽的咆哮, 几声巨响后,火光再度照亮山洞, 铁传甲举着火把走了出来。

    “小小姐, 大夫, 里面我都已经清理干净,你们可以下马车了。”

    不等铁传甲伸手, 李玥第一个跳了出来,她绕着铁传甲走了一圈,确定没在对方身上看到什么伤痕才放下心来。

    李玥刚站到山洞口,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野兽特有的腥臊味, 不过眼下不是挑剔的时候, 她捏捏鼻子, 并没有多说什么。铁传甲倒是无愧于他金牌保姆的身份,他从车厢里取了草药出来,点然后沿途洒在山洞内部,那股难闻的味道瞬间消退了不少。

    山洞并没有多曲折复杂,脚底下踩的路都是干燥的砂石路,待到李玥和老大夫一起进到内部时,两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无他,山洞里躺着一只体积巨大生死不知的黑熊。

    不用想李玥也知道,这黑熊肯定是山洞原先的主人。

    黑熊通常都会冬眠到三四月份才醒,在现代由于被人类大肆捕杀,已经成为了濒危保护动物。这只肯定是半睡半醒间就遇到了铁传甲,没打赢两脚兽捍卫地盘不说,还被对方轻易夺走了性命,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惨。

    看着黑熊胸前那一团月牙状的白毛,李玥忍不住手痒,她瞅了铁传甲一眼,得到对方点头肯定时,一路小跑溜到黑熊身旁,上手使劲的揉搓,热乎乎毛茸茸的触感自双手传递全身。

    要不是黑熊身上的体味太大,李玥都想把脸埋在黑熊的皮毛里,可她摸了一小会儿,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

    “铁叔,这……这熊还是活的啊!?”

    “没死,只是昏过去了,我们只是借住一晚,况且这趟出来走的匆忙,刀具没带齐,杀了它未免太过麻烦,熊肉又糙又硬不怎么好处理,马车内也装不下了。不过小小姐放心吧,野兽都机灵得很,就算醒了它也没胆子再伤害我们。”

    “不是这个问题……铁叔……你……我……”

    “小小姐还有什么想问的?我看小小姐好像很喜欢这狗熊的皮毛,这样,等我们明早出发的时候,我再把这黑熊皮毛扒了带走,只取皮毛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算了吧铁叔,我摸摸就好了,它活着不容易。”

    李玥好说歹说总算打消了铁传甲把黑熊扒皮取胆的想法,两人把周围的干草往远处扒了扒,清出一块空地,又从洞窟里拾了些干柴,堆在一起燃火取暖。

    篝火堆烤的人双靥发烫昏昏欲睡,老大夫年纪大了,抱着药箱的身体晃了晃,靠在石壁旁睡着了。李玥本来想和铁传甲一起守夜,挨了一会实在扛不住。眼瞅着小女孩的眼皮反复合拢睁开,铁传甲用洞窟里的干草堆出块地,把自己的外衣解下来铺在干草上,哄着小女孩去睡觉。

    歪在临时做好的小床上,李玥模糊的视野里只剩下噼噼啪啪燃烧着的火堆,以及火堆旁那个如山岳般的魁梧背影,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她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论以后会如何,她都不会让铁传甲老无所依。

    清晨李玥醒来的时候,铁传甲依旧守在熄灭的火堆附近,她刚准备打个哈欠,视线一转,陡然发现地上的黑熊似乎有挪动的痕迹。李玥原本用来遮住嘴巴的手僵在半空,片刻后她反复揉揉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眼花出现了错觉,那只黑熊的的确确醒了。

    小女孩的举动自然引起了虬髯大汉的注意,大汉第一反应便是抬眼看向黑熊,那趴在地上缓慢挪动躯壳的狰狞野兽远比它的体型看起来要灵敏,竟然在大汉有所行动的同一瞬间,停止了自己的一切动作。

    瞅着地上装死的黑熊,以及对方黑豆般小眼睛里满满的委屈,小女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洞窟外的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因为有铁传甲彻夜看守的缘故,入口处并不像之前那样被大雪覆盖,李玥搓着手走出洞窟,只看到天地间一片银白。

    铁传甲最初是打算来一老一小打些野味的,不过一来郊外实在太过寒冷,二来再过几个时辰就能回朔州城,李玥和老大夫都不同意铁传甲再去打猎,他们没打算吃什么丰盛早餐,随便吃了点干粮垫了垫肚子。

    去的时候满心焦急,李玥总觉得路途太过遥远,回来的时候内心毫无压力,她甚至还有闲心和铁传甲说笑话,结果惹的打算补眠的老大夫吹胡子瞪眼。一老一小这么闹着,车厢内外弥漫了开了轻松欢快的气息,连铁传甲的脸上都出现了少见的笑意。

    马车抵达朔州城,正是日上三竿之时。上元节庙会还在继续进行中,城中大半人马也聚集在那里,路上的行人并不多。

    铁传甲驾着马车先在老大夫的医馆门口停下,帮着老大夫把药箱摆在案台上,额外多给老大夫付了诊金,老大夫没有推辞,和小徒弟一起去了后院。

    确定老大夫去休息,医馆今天不准备开张,铁传甲带着李玥回到了家中,两人迎面撞上了李寻欢。

    一起生活这么久,李玥早就知道李寻欢是个生活十级残障,只是她没想到,没了铁传甲在身边,李寻欢连衣服都穿不好。亵衣便罢了,中衣胡乱的套在李寻欢的身上,外衫的带子也系错了位置,就连腰带看起来都是松松垮垮的,像是随时会掉下来似的。

    某种意义上探花郎也算纤腰弱柳身姿若鹤,也亏得他有这外貌和气质,要是寻常人做出这幅打扮出门,迟早被街头巷尾的大婶子们用擀面杖打一顿。

    李玥挺想笑,尤其在探花郎一脸茫然的朝自己看来时,她甚至还想吹口哨,可是一想到那如同魔咒般的三个字人名,她又歇了所有调笑的心思。

    铁传甲熟练的上前为李寻欢整理衣冠,李玥坐在木椅上托腮沉思,探花郎唤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衣衫整齐的李寻欢走到李玥的面前,他知道阿飞是李玥的新交的朋友,因此他简单的问了一下阿飞亲人的病情,以及他们出城后有没有遇到什么其他的事情。待到李玥回答说阿飞的母亲是心病,病气已入肺腑无药可医时,李寻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颇为黯淡。

    上前抱住李寻欢的腰,李玥的声音一字一顿无比清晰:

    “李叔叔,哪怕是为了你自己,也请你一定一定要保重身体。”

    探花郎没有直接回答,几乎在李玥以为他不会答应时,李寻欢用轻到听不见的声音,应了李玥一声,又温柔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顶。

    白飞飞说的事情李玥终究没有告诉李寻欢,青龙会已经足够探花郎费神,但是在李玥心中,石观音远比青龙会可怕,这个女人是个肆无忌惮玩弄一切的魔头。若是李寻欢因为她的缘故惹上石观音,那么探花郎心中所牵挂的、远在中原的女子肯定也会受到牵连。

    同样的,白飞飞给李玥的刻字玉佩,李玥也没有去当铺当掉,而是贴身放着以防丢失。玉佩单就材质大小而言,确实非常值钱,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无价之宝。李玥目前并不缺钱,他日若有一天,玉佩或许能用来证明阿飞的身世。

    上元节假日一过,李玥照常继续着在蒙学学堂学习的生涯,休沐日时她再出来继续推动长龙帮的产业转型,督促着地痞流氓们熬肥皂做宣传。等到第一批肥皂完全皂化,并被雕刻成各种各样的造型时,李玥正和帮里的小弟们讨论着销售问题,意外的在总堂门口看到了孓然一身的少年。

    两人都是讨厌废话喜欢实干的人,因此李玥直接拖着男孩子去隔壁饭馆,她仗着脸蛋可爱硬是从饭馆后厨房买到了一罐羊奶,然后把羊奶和狐狸幼崽都交给了铁传甲。

    于是酒馆中出现了画风相当诡异的一幕,画幕中央是一位面相凶恶身高八尺的虬髯大汉,他一手托着狐狸幼崽,一手给幼崽喂羊奶,神色之淡定从容,手法之娴熟老练,堪比大户人家里专业带娃三十年的金牌保姆。

    围观的酒客们目瞪口呆,联系起大汉之前在酒馆附近维护李寻欢的恶犬模样,他们默默低下头不敢置喙。而同一张酒桌另一边的李寻欢,他在酒馆里从来是有酒万事足,根本不在意李玥和铁传甲在做什么。

    狐狸幼崽终于妥善安置了,男孩子却死活不愿意收李玥的钱,拗不过他,李玥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女孩的目光穿过酒馆,从街头残雪移到过往行人,最后停留在屋檐冰锥上,她猛地一拍手,对着男孩子笑起来:

    “既然冰雪如此可恨,你想不想报仇?”

    “怎么报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