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章 泼水
    她心里恨恨的,老娘过来干你屁事,快点戴着你的美丽军装给滚远了,要多远有多远别在这儿给我假惺惺的寒暄,老娘才不稀罕!

    可是这有气势的回答也就只能出现在这东西短暂的意淫里,她才不敢这么说话呢。

    “我来买红烧肉。”

    这话说出口,简安同志有点后悔了,红烧肉这三个字说出来,听起来多不好听!太子轩这么多好听的菜名,说一颗水煮白菜都比这油腻的红烧肉强,她又不爱吃红烧肉这听起来多没品!

    她本来就在那女军装跟前蛮自卑,现在更自卑她低着头,想,人家女军装身材那么好,一定不吃红烧肉,现在说不定还在心里默默的嘲笑她,瞧这女人多贪嘴,还自己出来买红烧肉吃

    “韩浊,你先出去,我在这儿说几句话。”顾淮对着旁边的女军装交代。

    那女军装点点头,挺潇洒的出去了,也没多问什么。

    顾淮就在简安同志的对面坐下,指头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盯着她,“说,这红烧肉给谁买的?你又不吃红烧肉。”

    简安心里一惊讶,他怎么知道我是给别人买的红烧肉?还有,他怎么知道我不吃红烧肉的?

    顾淮能不知道她?他连她的屁股上胎记的形状的记得清楚,还能记不清楚她不爱吃五花肉,只要是带肥的,都不吃。

    简安同志当然不可能承认,她还是有点眼色的,顾淮和秦烈关系不错撒,她可不能做挑唆关系的那个坏人,“就是我自己吃的,我胃口变了,爱吃肥的了。”

    就是嘴硬,顾淮瞧了她一会儿,恨不得在她脸上看出个花来,目光又逡巡到她脖子上那块玉上,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玩就玩罢,第一尽兴。”

    留下这一句叫这东西摸不着头脑的话,走了。

    顾淮,真神也。很久以后,简安想起顾淮对她说过的这句话,哭了。

    简安提溜着红烧肉去医院的楼底下,给秦烈打过去了电话,“我到了,我不知道你在那个地方撒?你能不能下来接我?”

    秦烈叹口气放下笔,这个糊东西,都告诉她了办公室,还找不到位置,不过还是下去了。

    简安看着秦烈从医院门口出来,还是很欣赏,秦烈穿上白大褂禁欲气息好明显,要是下回再去和水榭吃饭,得让他穿着工作服去,她呢,她意淫着自己穿上军装上那帅的不行的样子爽的呀!谁能知道,就在不久以后,这想象还真的成了现实,这白大褂和军装的搭配,就是在和水榭。

    她小手往前一送,我给你用的保温桶,路上堵车,可是饭还热乎你看她这儿贴心的样子,秦烈偏过头去,没去看她,是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一个冰冰凉凉捂不暖和的人,第一次觉得暖,确实是不好意思。

    秦烈想着既然下来了,就别费力气上去了,这东西也懒,两个人就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他把筷子一掰开,问她,“找我什么事情?”顺便往嘴里扒一口饭。

    这景象,多美,俊男靓女,女朋友给男朋友过来送饭,两人甜甜蜜蜜的在这儿共食,要知道吃饭可是最亲密的举动了撒“我没吃午饭。”简安同志哀怨的说。

    秦烈瞥了她一眼,“这是我的午饭。”那意思就是她没吃午饭干他什么事情呗?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撒?”秦烈又问了遍。

    简安不知道有多小心的凑过去,凑得近一点,再近一点因为她觉得这算一件大事,这也算是走后门吧,得小声的,比较私密的说,这样会比较好,可是人家秦烈受不了她这一套,在她距离他的耳朵还有十厘米远的时候,秦烈就受不了了,把筷子一扔,推住她的头,“有什么事情现在说就行,别装模作样的。”

    别说,还就是秦烈能治她这矫情劲儿。

    “我想去总参。”她撤回去,把手放在膝盖上,不知道多乖巧的样子。

    秦烈倒是没多大的反应,还在吃饭,心里还是惊讶了一下,这东西实在不像是有上进心的样子,对于权力更是没有多大的**,即使纯粹喜欢享乐的主儿。

    “哟,什么时候这么有上进心了。”他调侃着。

    简安心里想着,屁上进心,还不是你送给我的那块妹喜玉,现在我站都站不稳了,皮肤好有什么用撒?躺着让人家欣赏吗?

    要说去总参的真实理由,谁能信?还以为她是炼丹的呢,找一个阳气格外旺盛的地方,好制作丹药这理由她知道没人信,就算是她自己都不信,现在这不是没办法了吗,身上实在么有力气,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权当试一试。

    “你一句话,给不给我办”简安同志翘气了,她死烦秦烈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就和字啊嘲讽她了似的。

    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