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8.58
    小仙女的订阅比例不足呀, 补足章节或等待48小时就可以看啦  第一章

    正值盛夏, 下午的阳光十分灼热, 被轻风一吹, 热气扑面而来。沿途的湖水轻轻荡漾,清澈反光,一旁绿树成荫。

    前往教学楼的路道上尽是成群结队的学生, 五彩斑斓的雨伞将他们与太阳隔离开来。

    尽管隔着一道防紫外线的屏障, 林兮迟依然觉得皮肤有些刺疼, 她眯着眼,懒洋洋地听着身旁三个舍友说话。

    “去哪个教室啊?”

    “呃我看看…东二教学楼302。”

    因为气温较热, 四人走路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 没过多久就到了教室。

    宽大的教室里前中后各安了一台空调, 冷气将闷热散去,瞬间带来几分惬意。可能是时间还早的缘故, 教室里只有几个人零零散散的坐着, 十分安静。

    林兮迟和舍友随意地找了右边靠中间的位置坐下。

    几分钟后, 来了几个同班的男生,说话的声音清亮带着笑意, 异常闹腾。看到她们,几人直接坐到她们的前排,熟稔地跟她们聊起了天。

    林兮迟不太擅长跟不熟悉的人交往,只好装死般地趴在桌子上, 打开微信, 百无聊赖地打开一个备注“屁屁”的聊天窗, 发了句话过去:

    ——

    等了一会儿。

    没回。

    林兮迟扯了扯嘴角,深感无趣地把微信关掉。

    再抬头时,教室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系主任站在台上和旁边的老师说话,而后拿着麦沉声道:“好了好了,安静下来。”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林兮迟支着下巴,看着一脸严肃正经的系主任清清嗓子,在讲台上开启长篇大论的教育。她打了个哈欠,正想着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

    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

    屁屁:

    林兮迟磨磨牙,懒得跟他计较,问道:

    屁屁:

    林兮迟:

    屁屁:

    林兮迟:

    屁屁:

    林兮迟:

    又没回。

    林兮迟在等待他回复的期间把聊天记录截屏,发给高中同学蒋正旭,像个老母亲一样惆怅道:

    蒋正旭回复的很快,发过来的也是一张聊天记录的截图——

    蒋正旭:

    许放:

    “……”

    “…………”

    蒋正旭:

    蒋正旭:

    看到这话,林兮迟突然就不气了,转头便给许放发了个“点蜡”的表情。

    她刚按下电源键,耳边传来一阵起哄声。

    林兮迟抬头,一头雾水地看向讲台。

    系主任满脸痛心:“所以你们千万要好好学习,就算是玩游戏放松也要知道适度,你们过去十二年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过来这里打游戏的!”

    见状,林兮迟侧头问舍友聂悦:“什么情况?”

    聂悦喝了口水,耐心地给她解释:“刚刚系主任说,我们有个学长以省状元考进我们学校,比我们大一届的。大一上学期成绩拿了系第一,结果上个学期考了九科,全部都挂了。”

    “啊?为什么?”

    聂悦笑了:“因为他在宿舍打游戏,九科全旷考了。”

    “……”

    林兮迟:???

    “不过玩脱了,没有修到足够的学分,所以留级了,今年跟我们一样是大一。”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只说了‘你们某个学长’。”

    林兮迟点点头,脑袋里还回荡着那句“九科全旷考了”,她慢吞吞地思考着,倏地想起刚刚找许放打游戏的事情。

    许放这人,自制力差,成绩差,脾气差。

    如果因为她总是找他打游戏,对游戏上瘾了怎么办,也跟那个学长一样全旷考了怎么办。

    他绝对会把罪怪到她的头上。

    然后对她大发雷霆。

    尽管她觉得,他就算去考了也不一定能过。

    想到这,林兮迟打了个寒颤,飞快地给许放发了条微信。

    林兮迟:

    另一边。

    许放嚼着口香糖,懒洋洋地看了眼手机。看到内容的时候,他的腮帮子咬紧,嚼口香糖的动作停住了。他缓缓地“呵”了一声,把手机扔进了抽屉里。

    “……”这他妈是个傻逼吧。

    谁找谁啊。

    过了两秒又拿出了手机,冷笑着回了话。

    ——

    -

    这场会开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散会之后,也恰恰好到了晚饭的时间。

    林兮迟和宿舍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出去外边吃烤鱼。

    夕阳将半个学校染成金黄色,被树枝切割成碎片的阳光在地面上熠熠生辉,暮色暗暗袭来。

    从东二教学楼走到校门口的途中,会经过文化广场。还未走到,林兮迟就听到那头传来欢笑和音乐的声音。

    几人往顺着声音望去。

    广场上搭着许多蓝色的帐篷,上边挂着色彩斑驳的牌子。周围人头攒动,人声鼎沸,还有各式各样的表演,十分热闹。

    是社团在招新。

    聂悦哇了一声,立刻扯着林兮迟往那头走:“我们去看看!”

    林兮迟也来了兴趣,好奇地问:“你有什么想参加的社团吗?”

    “不是社团,我想报名学生会。”

    听到这三个字,林兮迟立刻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帐篷,上面挂着六个正方形的彩色牌子,用黑色大头笔写着——校学生会招新。

    林兮迟给聂悦指了指,说:“喏,在那。”

    然后她又被聂悦兴奋地扯了过去。

    帐篷前的人很多,不过大多都是拿了报名表就走,所以人流散的很快。此时,帐篷前只留下几个女生在跟坐在帐篷里的一个学长说话。

    林兮迟和聂悦凑了过去。

    聂悦的交际能力特别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